新浪首页 > 文化 > 文字 > 正文

百姓讲述:得到向往的名份 才发现婚姻只剩张壳

http://cul.sina.com.cn 2006/06/05 15:12   武汉晨报

  第三者离名分很遥远

  我爱了5年的男人不能给我一个名分,青春像残烛,只剩下短的一截。又一次独自参加完朋友的婚礼回来,我愤然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,质问他,“到底你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?”

  苏步诚却说他从来都没有说过让我等他,一直以来他都对我疼爱有加,亦是因为他对我心存愧疚,他不能给我一个名分。先是儿子要高考,后来是女儿要谈朋友,再后来是发妻生病在家……一个家的安宁与面子,要比一个小女子的儿女情长重要得多。何况,他又在那样一个位置。

  “但是,你想一想,除了名分,你要什么我没有满足你?这些年,你是要什么有什么。”

  我无言以对,他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再喋喋不休就显得俗气了。

  是我跨越了年龄、身份地去爱他,我并没有朝他张过口,即便是我最窘困的时候,我一直避免和他的关系落入俗套,我不想让外人以为,我和他在一起是看中他的钱。

  没有想到,误会最深的人,却是他。爱一个人可以没有理由,不顾一切,被一个人所伤,却往往只是因为一句话。

  我时年30岁,在听了苏步诚说的“除了名分,我什么没满足你?”那句话后,我豁然明白,这个男人对我种种的好,不是因为爱,而是因为他自爱。他享受了我的青春,霸占了我的光阴,总要给点什么才好意思继续---我实在不愿把自己信奉已久的这段爱情想得如此不堪,连续几天,我恶心呕吐,食不知味。

  被苏步诚撞见,不分青红皂白地埋怨:你怎么这么不小心,改天我陪你到

医院。我啼笑皆非,他以为我有了他的孩子,这便是我们之间最真实的态度---轻描淡写,习以为常,毫不痛惜,责任都在我,不过,为了显示他的责任心,他还是表示愿意买单的,用点钱,而并非我想要的心。

  有的爱情,一旦看穿,顿觉索然无味,从前的那些花团锦簇,不过是些破棉絮。

  心痛过后,我已明了结果。所以我选择了悄然离开,没有告别。

  我来到武汉,下定决心,要找一个愿意给我名分的男人,安度余生。如果遇见,我会是一个很好的妻子,为他洗衣做饭,陪他交际应酬,甚至替他生儿育女,除了再也不能给他爱。

 [1] [2] [3] [4] [下一页]


发表评论

爱问(iAsk.com)


评论】【收藏此页】【 】【多种方式看新闻】【下载点点通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

 

文化频道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010-82628888-5359 欢迎批评指正

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Copyright © 1996 - 2005 SINA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 新浪网
北京市通信公司提供网络带宽